观看记录
观看历史
随喜赞叹:

《无量寿经》专题讲座第25集(文字+视频)-第25集

主讲:刘素云老师

时间:2019-06-19 19:02

点击:加载中...

《无量寿经》:说明 《无量寿经》专题讲座 第25集 六 依止明师 直趋觉路 01 刘老师 讲于2019年3月6日 尊敬的各位同修:大家好!阿弥陀佛! 这节课我要和大家交流的题目是“依止明师,直趋觉路”,这是第六个专题。 下面,我们把这个题目简单地解释一下。依是依赖、依靠的意思,止是遇到有力、有德者永不舍离的意思,明师是明白的老师,直是不拐弯的意思,趋是向着某一个方向发展,也有快步行走的意思,觉路就是觉悟之路。“依止明师,直趋觉路”就是依靠明白的老师,引导自己直接走向觉悟之路。印光大师教诲我们,“人生世间,第一要..[详细]

扫码用手机观看

刘老师讲无量寿经

刘老师讲无量寿经

正反排序路线四播放说明:支持苹果和安卓手机、电脑播放
正反排序路线三播放说明:支持苹果和安卓手机、电脑播放
正反排序MP3播放(3)播放说明:支持苹果和安卓手机、电脑播放

在线播放列表 (在线报错)

  • 路线四
  • 路线三
  • MP3播放(3)
正反排序MP3播放(3)下载说明:无需安装插件点击即可下载

    正反排序MP3播放(3)下载说明:以下内容需要安装迅雷软件后才可下载 (迅雷精简版--立即下载)

      迅雷下载列表 (下载报错)

      • MP3播放(3)(迅雷下载)
      • 媒体对象更新第5集
        《无量寿经》专题讲座第5集

        点击量:18057

      • 媒体对象更新第25集
        《无量寿经》专题讲座第25集(文字+视频)

        点击量:13663

      • 媒体对象更新第27集
        《无量寿经》专题讲座第27集(文字+视频)

        点击量:13213

      • 媒体对象更新第14集
        《无量寿经》专题讲座第14集

        点击量:12754

      • 媒体对象更新第28集
        《无量寿经》专题讲座第28集(文字+视频)

        点击量:13899

      • 媒体对象更新第24集
        《无量寿经》专题讲座第24集(文字+视频)

        点击量:13846

      • 媒体对象更新第23集
        《无量寿经》专题讲座第23集(文字+视频)

        点击量:16148

      • 媒体对象更新第17集
        《无量寿经》专题讲座第17集

        点击量:11664


      《无量寿经》专题讲座 第25集
      六 依止明师 直趋觉路 01
      刘老师 讲于2019年3月6日

      尊敬的各位同修:大家好!阿弥陀佛!

      这节课我要和大家交流的题目是“依止明师,直趋觉路”,这是第六个专题。
      下面,我们把这个题目简单地解释一下。依是依赖、依靠的意思,止是遇到有力、有德者永不舍离的意思,明师是明白的老师,直是不拐弯的意思,趋是向着某一个方向发展,也有快步行走的意思,觉路就是觉悟之路。“依止明师,直趋觉路”就是依靠明白的老师,引导自己直接走向觉悟之路。印光大师教诲我们,“人生世间,第一要亲近良师善友。有良师善友,便可归于正道。”

      依止明师,首先要认识什么样的师是明师。
      如果连什么样的老师是明师都认识不清楚,怎么能谈得上依止明师呢?如果依止错了,那麻烦可就大了。如果你不辨真伪,一不小心依止了一位邪师,那你的法身慧命可就断送掉了。
      举这样一个例子。从前有一个人他想学道,到处去想拜老师。有一天,他真的遇到了一个所谓的老师。这个老师告诉他,自己的道行很深,可以把这个道传授给他。这个急于想拜师的人听了就相信了,就问老师,你什么时候给我传道。老师说,在我给你传道之前,你必须做一件事情。这件事情做好了,我就把这个道传授给你。这个人说,好,老师你说吧,需要我做一件什么样的事情。这个老师告诉他,你必须先杀100个人,你把这100个人杀掉了,我就给你传道。这个人信以为真,就开始疯狂地杀人。杀到99个,就差一个了,这个时候他想到了自己的母亲。他想,把母亲杀掉,这不就够100个这个数了吗?可是这个时候,他遇到了一个真人,真正明白的人。告诉他,你上当受骗了。说要传道给你的那个人,他根本没有什么道行,他是一位邪师、巫师。这个人听了以后后悔莫及。如果再晚一点遇到这位真人,他就把自己的母亲杀掉了。那个人告诉他,为什么说你认识的这个老师是邪师?他不会传给你道的,他的道就是杀人。如果你把第100个人杀了,那下一个被杀的就是你。所有想向他学道的人,杀了100个人之后,都被他这位所谓的老师杀死了。大家想想看,多么厉害,多么严重!遇到了一位邪师,自己造了多大的罪业,差一点连自己的命都没有了。
      现在龙蛇混杂,很难辨别真伪。而且很多人自以为师,以师自居。过去我们听说老师,就很不简单了。现在有些人当老师好像都不解渴了,有的自称大师,有的被别人称为大师,还洋洋自得。所以说,现在,你要真正明辨谁是明师,谁是邪师,不要上当受骗。
      我们大家都知道,老师是传道授业解惑者。你想想,这个老师给你传的是什么道?给你授的是什么业?给你解惑了没有?是真的解惑了,还是把你弄得更惑了?现在如果要不认识谁是明师,真的容易把自己的法身慧命断送掉了。不有这样一句话嘛,叫做“法身父母,慧命导师”吗?这个导师可太重要了!选择依止的导师,一定要慎之又慎。不但要听他是怎么说的,还要看他是怎么做的。如果你光听他说,他说得天花乱坠,你不辨真伪,就容易上当受骗。看他是怎么做的,这一点很重要。

      那么,什么样的老师是明师呢?
      这个可能是很多同修急于要弄明白的一个问题。可能这样说,老师,你告诉我们要依止明师,那什么样的老师是明师呢?换句话说,就是明师应该具备什么样的条件才称得上是明师?下面几条是我自己通过实践总结出来的,供同修们参考。
      第一条,明师非名师。
      第一个明师是明白那个明,后面那个名师是名气的那个名。明师非名师,明师是明白的老师,不是出名的老师,明师和名气大小没有关系,这是一条标准。
      第二条,明师是有修有证,有正知正见的老师。
      这条非常重要。如果你选择的老师,他是邪知邪见,那真糟糕透了。
      第三条,明师是明了宇宙人生真相的老师。
      如果他自己都不明白宇宙人生的真相,他怎么能把这个真相传授给你。
      第四,明师的教学,一定是既言教又身教,而身教重于言教。
      既能把佛法说出来,又能把佛法做出来,这是真正的明师。
      第五条,师者,传道、授业、解惑也,真正的明师是三者兼具。
      第六,真正的明师慧眼识才,绝无嫉贤妒能之心。
      明师希望学生能超过自己,这就是中国人常说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。
      第七,明师的教学理念、方法、目标和现在的教学理念、方法、目标迥然不同。
      明师的教学理念是“一门深入,长时熏修”,教学方法是“读书千遍,其义自见”,教学的目标是让学生开智慧、得三昧、大彻大悟、明心见性。现在的教学是求知识不求开悟,学得越多越好,广学多闻。
      第八,这是最最重要的一条,对我们学佛人来说,这个明师传的一定是释迦牟尼佛传下来的正法,用正法引领众生脱离六道,超越十法界。
      这一条特别重要。我们一定要看所谓的明师,他传的是不是释迦牟尼佛传的正法。
      同修们听了以上八个条件,可能会说,哎呀,太难了,上哪儿找这样的明师啊?你们说得没错,这样的明师的确是难寻难遇,老法师多次感慨地说,现在学生找老师难,老师找学生更难,双难。是不是这样?老师找学生不容易,学生找老师也不容易。
      我非常羡慕老法师一生遇到了三位明师,这简直是不可思议!
      一个人一生能遇到一个明师已经很了不起了,老法师竟然遇到了三位,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因缘?是老法师用他的真诚心、恭敬心感召的,而正是这三位明师成就了一代圣僧!真是功德无量!不管别人对这位爱国爱教的老人怎么样毁谤、攻击、排斥,净空老法师永远是我心目中的圣僧!是我人生路上的明师!是我学佛路上的导师!
      看看净空老法师三位老师对他的教诲和影响,我们不难看到明师对一个人的一生影响有多么大,甚至可以说能够改变他的整个人生命运。三位明师改变了老法师的人生命运,老法师又改变了我的人生命运。事实的真相就是这样的。我们先来看看老法师的人生命运是怎么样改变的。

      老法师遇到的第一位明师是方东美先生。方东美先生是著名的哲学家、大学教授。
      老法师是一位穷困潦倒的小职员,他虽然渴望读书,但是没有读书的条件。当他知道方东美先生是自己的安徽老乡,就抱着一线希望,冒昧地给方东美先生写了一封信,表达了想去旁听方东美先生的哲学课的愿望。两个人见面了,见面以后,方东美先生对老法师说,现在的学校,先生不像先生,学生不像学生,你去了会很失望的。老法师听了先生这句话很是失望,他觉得这是不是方东美先生拒绝自己去旁听他的哲学课,刚才所说的这两句话可能是一种拒绝的托词吧。停了一会儿,方东美先生对老法师说,每个星期你来我家,我给你讲两个小时的哲学课。这太出乎老法师的意料了。就这样,老法师的哲学课是在方东美先生家里上的,一张桌子,一位老师,一个学生。我们现在闭上眼睛,那个温馨的画面就出现在我们的眼前,太感人了!天底下竟有这么样的好老师!老法师太幸运了!第一个遇到的老师,就是这样的一位明师。
      同修们,你们知不知道方东美先生为什么让老法师上他家里去上哲学课?这是方东美先生慧眼识才,他通过什么看到了老法师的才华呢?是老法师给他写的那封信。方东美先生以为这封信是别人代写的,当他得知这封信是老法师自己写的时,他说,现在台湾大学的学生也写不出来这样的信。他识才、惜才、爱才,一个好老师遇到了一个好学生,他是绝不会轻易放弃的。就因为这封信,他收了老法师这个特殊的学生。
      老法师多次给我们讲过,他是怎样接触佛法的。哲学课的最后一章是佛经哲学,老法师很讶异,他想,佛教是迷信,怎么成了哲学呢?方东美先生告诉他,你现在还年轻,你不懂。然后告诉他三句话:释迦牟尼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哲学家;佛经哲学是世界哲学的最高峰;学佛是人生的最高享受。正是方东美先生这三句话,把老法师引进了佛门,这就是老法师改变命运的开始吧。

      老法师遇到的第二位明师是章嘉大师。这是一位密宗高僧。
      老法师的缘分真好,每个星期到章嘉大师那里,大师利用一二个小时的时间,给老法师讲佛法,所以老法师的佛教基础是在章嘉大师那里打下的。尤其值得一提的是,老法师第一次和章嘉大师见面,向大师请教,如何能更快地契入佛法,在静坐了半个小时以后,大师说了六个字,“看得破,放得下”,并告诉老法师把这六个字做六年。就是这六个字,奠定了老法师坚实的学佛基础,使老法师受用终身。
      可能有同修会问,大师为什么要等半个小时以后再说这六个字呢,我每次听老法师讲这一段事情时,都会由衷地佩服章嘉大师!这是他老人家独特的、行之有效的教学方法,这个教学方法实在是高,实在是妙!显示出大师超群的智慧。为什么这样说呢?大家想一想,按照一般的情况,都是有问必答,不必等半个小时吧,章嘉大师为什么不马上回答呢?因为他知道年轻人心浮气躁,你立即回答,他听了以后是过耳不留,不会有很深的印象。静坐半个小时,心沉下来了,定下来了,这时你说出来的话,在他的心里是会打下了深深的烙印,永远不会忘掉。这是章嘉大师教学的独到之处,高妙之处。什么是明师,这是真正的明师。

      老法师遇到的第三位明师是李炳南老师。
      老法师拜李炳南老师为师,跟李老师学习经教,李老师提出了三个条件,如果接受这三个条件就收下这个学生,如果不接受这三个条件就另请高明。我们大家听一听,这三个条件都是什么内容?
      第一个条件,从今天起,你从前所学的东西我不承认,一切从头开始。
      第二个条件,不管什么样的高僧、大德讲经说法,不许去听,只可以听我一个人的。
      第三个条件,不管世间书还是佛书,包括佛经在内,不经老师允许不许看。
      这三个条件就我们今天来看,是不是也太苛刻了,这个老师也太霸气了。大家都知道老法师的前两位老师可都是鼎鼎大名的名人啊,一位是知名教授,一位是知名高僧。老法师在方东美先生那里和章嘉大师那里一共学习了五年,这个李炳南老师是知道的。在这种情况下,提出了这样苛刻的三个条件,一般人是难以接受的。老法师面临两种选择,一是接受三个条件,留下来学习;二是走人。老法师选择了前者,拜李老师为师学习经教,从头学起,就是“一门深入,长时熏修”。李老师教你,你只能学一部经,一部经没学会不可以学第二部经,那时老法师是这样学习经教的。那个时候老法师还没有出家,以居士身份跟李老师学教,15个月学了13部经。15个月以后,老法师出家,出家以后再回到台中,继续跟李老师学教。
      老法师在台中总共住了十年,完全接受李老师的教导,循序渐进,经典由浅入深。现在讲起这段学经教的事情,老法师还流露出一些小小的遗憾。他说,那时老师对我没有严格教诲,如果是严格教导我,我的成绩不止是今天的样子。老师对我还很客气、很宽松,所以我学了很多经,广学多闻,而没有一门专攻。如果是一部经一门深入,用五年到十年的工夫,那个是根深蒂固,那就很有开悟的可能。老人家到这个年龄了,还这么谦虚,我们是不是应该向老人家学习。
      老法师慈悲地劝导我们,不要走他走过的弯路,希望真正有人学一部经,一生专攻专学一部经,将来成就一定不可思议!为什么?你是这部经的专家学者。如果你学的《无量寿经》,十年之后你是活的无量寿佛,无量寿佛来讲《无量寿经》,这还了得!
      这些年,多次见到师父,我觉得这是老法师对我们的期望。我们听没听懂?师父对我们的期望是什么?老法师说他85岁才真正放下,“法尚应舍,何况非法”,法与非法统统放下,就这一门了,每天读的是这一部《无量寿经》,跟大家分享的也是这一部《无量寿经》,其他的都不看了,一个方向,一个目标,求生极乐世界,亲近阿弥陀佛。老人家现在是以身作则,在给我们做榜样。我们看明白了吗?
      记得当时我第一次去香港,2010年的4月4日。4月5日是清明节,老法师开讲《无量寿经》,放下了《华严经》。因为之前的情况我一点都不了解,后来有同修问我,刘老师,老法师为什么改变了计划?他本来是在讲《华严经》,怎么你来了第二天,师父突然改了计划呢?我真的不知道。我告诉大家,我说我不知道。后来我问师父,我说,师父啊,您老人家《华严经》还没讲完,您怎么改讲《无量寿经》了呢?师父告诉我,“为了减缓这场劫难,《华严经》太长了,来不及了,就靠这一部经挽救劫难了。”这是师父当面跟我说的。
      老法师多次说过,他的这一生所遇到的三位老师缺一不可,缺少其中的任何一位,老法师都不会有今天的成就。事实真的是这样。第一位老师方东美先生用那三句话把老法师引进了佛门,简单地说就是领进门;第二位老师章嘉大师为老法师用六个字打下了学佛的坚实基础,简单地说打基础;第三位老师李炳南老师,用十年的时间教老法师学习经教,培养了一位六十年弘法利生的大法师。三位明师可以说是接力式地造就了当代可遇不可求的一位圣僧!三位明师功德无量!

      下面,我想说说,明师改变了我的人生命运。
      我这一生,应该说是很幸运的,我在佛门遇到了三位好老师,同修们都羡慕我的缘分好、运气好。

      我的第一位佛门老师是黑龙江省五大连池市钟灵寺的住持——悟法师。这是一位非常慈悲的老人。
      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是1991年,那一年是一个偶然的机会,经我的一位老同事,也是我的一位老大姐介绍,我见到了觉悟法师,是在一位我不认识的同修家里见的。那是我第一次面对面地见到出家人,我不知道该说什么,我心里想,等师父问我什么我就回答他什么,可是半个小时过去,法师也没问我什么,只是看着我,面露慈祥。当时我觉得很尴尬,师父也不问我什么,就这么坐着。真的,我当时觉得很不自在。过了一会儿,真是半小时以后吧,这个法师说,这是他说的第一句话,素云,走,上你家看看。这是我第一次见法师,也是法师第一次叫我的名字。事后有同修问我,觉悟师父为什么叫你名字,而不叫你刘居士呢?我说我不知道啊,我以为都是这样叫呢。他们告诉我,觉悟法师从来没有叫过任何居士的名字,都是称某某居士,某某居士,怎么今天就叫你名字呢?师父是怎么样知道你名字的?我说那我也不知道啊。我两个不知道,一不知道师父为什么叫我名字,二我不知道师父他怎么知道我名字的。这个事情不单大家觉得奇怪,连我自己都觉得奇怪,我也解释不出来。
      觉悟师父是在2012年4月16日(阴历是三月二十六)圆寂的。二十年的时间,每次和师父见面,师父都是叫我名字,从来没叫过我刘居士。有的同修都有点嫉妒了,半开玩笑地跟我说,师父怎么对你那么好!就连师父的大女儿也对我说,她说,大姐,老爸真的是对你好,常常在我们面前提起你。师父走了,我和师父的孩子们还有联系,他们都叫我大姐。
      接着跟大家说说师父那天去我家的事。那天到了我家以后,我请师父看了我的自制佛堂。因为我不知道别人的佛堂是什么样,我就用我的书柜,自己制了一个佛堂,我让师父给我看看这样行不行。师父见了以后连说好好好,你家是佛化家庭。那时我根本不知道师父说的佛化家庭是什么意思,师父说啥,我就听啥呗。也就是那一天,觉悟师父在我家里给我做了三皈依。我不知道什么叫三皈依,真的很遗憾,直到一年以后,我才知道什么叫三皈依,因为师父把那个皈依证给我了,那上面有三皈依的内容。皈依的当天,我不知道三皈依是什么内容,师父念了,我也听不清楚,因为我不熟悉。真正明了三皈依是我看了老法师的《三皈传授》那片光碟以后,我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三皈依。比如,在没有看这个光碟之前,我一直是这样认为的,我是皈依了觉悟法师,我是皈依了这个人。看了这张光碟以后我才知道,我们不是皈依哪个人,而是皈依佛、法、僧,也叫觉、正、净。到那个时候,我才明了了这个事情是这样的。
      觉悟法师是修净土法门的,他教我念阿弥陀佛,念《阿弥陀经》。可惜啊,那个时候我整天忙于工作,师父教我做的我没有做,我既没有念阿弥陀佛,我也没有读《阿弥陀经》。现在我真的想说一句,师父,真的对不起您老人家,现在我一定好好念佛,去西方极乐世界报师恩。
      今年的4月30日(阴历三月二十六),是我的觉悟师父往生极乐世界七周年。感恩师父对我的教诲,是他老人家指引我走上了正确的学佛之路。这是我佛门的第一位师父。

      我佛门的第二位老师是十五世香根拉马交活佛。他是密宗的金刚上师,是四川色达某寺院的住持。
      1992年,拉马交活佛师父来到哈尔滨,住在道里区森林街22号一位居士家里。这位居士是拉马交活佛的弟子,也是我的大师兄。我这位大师兄,他是在哈尔滨日报社工作,当时我们不认识,我去见活佛师父,是我的好朋友把我强拉硬拽去的。为什么呢?因为那个时候,我正在写一份大材料,准备往上报的,时间特别紧。我好朋友跟我说,来了一位活佛师父,你得去见见。我说这次我就不见了,我没有时间,请不下来假。我这位好朋友是不依不饶,说你必须得去。我说我没有时间怎么去?她给我指了一个路,她说你今天中午别吃饭,你利用中午吃饭的时间,去见这位活佛师父。结果她到省政府去等着我,把我拉去了。怎么请假也请不下来,所以我真的是中午吃饭时间去的。
      我在我的大师兄家里,见到了这位活佛师父。这位活佛师父,如果我没记错,我第一次见他,那年他好像是四十二三岁,是一个比较年轻的活佛法师。活佛师父汉语说得不流利,他那天是用半生不熟的汉话,偶尔还夹杂着一二句藏语给我们开示的。我记得当时在场的有十几个人。不知为什么,那天活佛师父说的话,我听起来我都觉得师父是对我一个人说的。当然这是不可能的,因为在场的不是我一个人,十好几个人呢。师父一定是对十多个人说的,这是没有疑问的。但是我不知道我的感觉为什么是这样,我就感觉,那天活佛师父说的所有话,都是对我一个人说的,非常有针对性。师父手里拿着一个东西,就像那个甩子一样,我不知道那个叫什么,后来听说叫拂尘,我也不知道这个说得是不是准确,像五颜六色的花布条。他时不时地拿着这个花布条那个东西,这个甩子,往我们每个人头上甩两下。我的好朋友说,师父甩我的次数比他们多。我说,可能是我离师父比较近吧,近水楼台先得月嘛。因为当时师父是坐在床上,我们是跪在地上,那总有离师父近一点的,离远一点的,因为十几个人嘛。活佛师父给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起了一个法名。我的法名叫达热拉姆,我好朋友的法名叫彭措拉姆。记得我的好朋友跟我的大师兄和法师说,她喜欢我的法名,不喜欢她那个法名,想和我换换。我当时没啥想法,换换就换换呗。活佛师父说,不可以的。师父就用这种口气说出来,不可以的。那师父说不可以,那可不是我不给你换。我问师父,我这个法名是什么意思,师父告诉我,那是观音菩萨的心咒。到现在我也不知道,这个是当时拉马交活佛师父告诉我的,说我这个法名是观音菩萨的心咒。
      三年以后,活佛师父又来哈尔滨,这是师父第二次来,也是最后一次来哈尔滨。这次来哈尔滨,活佛师父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,就是嘱咐我们要读《无量寿经》会集本。当场在的所有弟子都百思不得其解,一个密宗的金刚上师,不教弟子持咒,而教弟子读《无量寿经》,而且是《无量寿经》会集本,为什么?记得大师兄问师父,师父回答了一句话,《无量寿经》好。就这么一句话。师兄这样跟师父说的,师父啊,你光这么说不行,你得给我们留个字据,证明是师父让我们读《无量寿经》会集本的。说了这话以后,我记得我的大师兄就拿出了一本《无量寿经》会集本,送到了拉马交活佛师父的手里。师父翻开第一页封面,就在那扉页上写下了读《无量寿经》,然后签上他的名字香根拉马交。当时我们十几个人在场,都看到了这个场面。
      事情过后,我跟我的大师兄说,我说师兄啊,你也太没有礼貌了,你怎么逼着师父给写字据呢?你愿意读你就读,你不愿意读你就不读呗。师父让你读,你用这种行动来抗拒师父啊?我大师兄说,我不是抗拒师父,我是要留个证据。以后如果有人问,说你们修密宗的,为什么要读《无量寿经》会集本呢?那可是净土宗的经典哪。他说,我有话说,是我们的师父拉马交活佛让我们读的。他留字据就是为了做这个用。
      活佛师父每次去哈尔滨,每次都放生。放生的时候非常隆重,供上佛像,我记着那个佛像是彩色的,叫莲花生大士。那时候我不认识,我不知道莲花生大士是谁,我知道那是密宗供奉的。去年写《无量寿经》讲稿,我知道了,莲花生大士就是阿弥陀佛,这回我才对上号了。放生时供上佛像,摆上供品,然后还举行一个简短的放生仪式,然后再放。刚才我说,摆的佛像是莲花生大士,现在我恍然大悟,怪不得拉马交活佛师父让弟子读《无量寿经》,因为莲花生大士就是阿弥陀佛,他是一不是二,我现在才知道。拉马交活佛,不愧是佛门的高僧大德。
      说说那一次放生,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。我们放生当中,其中有十几只乌龟准备把它们放到松花江里去,我们大家一起念佛,把它们放到江水里,看着它们游远了。那些个乌龟,就好像有人指挥似的,它们都把那个小脑袋伸出水面立着,向岸边的方向看。其中有一只乌龟游了一段以后,它又游回来了,趴到我的脚背上不走。同修们看了以后都觉得挺奇怪,然后拿起来又再一次把它放到水里,给它念经、念佛,让它往前走,它又一次游上岸来,又一次趴在我的脚背上。同修们说,这只乌龟和你有缘,你拿回家养着吧。我想,既然同修们说了,让我拿回家养着,它又不走,那我就拿回去吧。我就把这只乌龟拿回家,放在我家的佛堂的写字桌上。有时候,它会伸出小脑袋东张西望,左看看,右看看,一旦发现有人走近它,它就把脑袋缩进去了,挺好玩儿的。可惜的是,几天以后,乌龟死了。我非常难过,本来我想把它拿回来养活它,结果没几天它死了。怎么办呢?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什么往生这个词儿,我和老伴子商量,既然这只乌龟能来到咱们家,说明和咱们家有缘,一定要好好善待它。我找了一块黄色的绸子布,把这只乌龟包了起来,去找一个埋葬的地方。我和我老伴子相中了一个位置,那是一个高尔夫球场,都是草坪,而且周边是松树。我和老伴儿说这个地方挺好,于是我们找了一个是三棵松树的中间。也巧,那三棵松树成一个正三角形,在那中间挖个坑,把乌龟放进去,正正好好,好像事先给它预备好的似的。就这样,我们就把这个小乌龟安顿好了。因为那个时候不知道往生,那我现在想起来,这个小乌龟是不是真的往生了呢?那时候我真的不知道。
      活佛师父第二次来哈尔滨,说的话要比第一次多。现在回忆起来,活佛师父似乎在向我们暗示什么,交代什么,可惜的是我们没有听懂。过了没有多久,活佛师父圆寂了,是大师兄告诉我的,师父给每个弟子留下了一份纪念品,是四颗粉红色的小豆豆和一块约一寸宽、二寸长的黄布条,是师兄给我送到家里去的。我问师兄这是什么意思,这红豆豆、粉豆豆是什么?师兄告诉我,粉色的小豆豆是甘露丸。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甘露丸,知道甘露丸这个词儿。那个黄色的布条,师兄告诉我,师父在圆寂之前,把他自己的僧袍剪成了若干条,分给他的弟子留作纪念。现在,四颗粉红色的甘露丸,我送给需要的人了,黄布条我现在还珍藏着。
      活佛师父有许多神奇的故事,但他自己从来没有说过,也不许身边的人往外说。师父第二次来哈尔滨,他身边有个年轻的侍者,偷着给我们讲了两个关于活佛师父的故事。第一个故事是,活佛师父在他母亲怀孕五个月的时候,就已经被确认为是转世灵童了,他就是十五世香根拉马交,还没有出生就已经接受信众的供养了。第二个故事是,有一位侍者要跟师父出去办事,需要过一条河,这条河原来上面是有桥的,后来山洪暴发把这个木头桥就冲走了。师徒俩来到河边,看到桥被冲走了,只有湍急的河流,这位侍者对师父说,师父啊,没有桥怎么过呀,咱们回去吧。这时师父拉起侍者的手,对他说,你把眼睛闭上,我不让你睁开你别睁开。侍者按照师父的话做了,只听师父说,把眼睛睁开吧。当他把眼睛睁开时,他和师父已经站在河的对岸了。现在我说这个,可能有人说,你又在搞神通。我讲的是真实的故事,你说神通也好,不神通也好,它是真人真事。

      我下面想说一说,用什么样的心态来怀念老师。
      因为我的觉悟师父、我的香根拉马交活佛师父都已经离我而去了。讲到这两位老师,我想到了一个问题。
      老师不会永远陪在我们身边的,总有一天,他要离我们而去的,我们要有这个思想准备。
      你看看,我的拉马交活佛师父,他圆寂的那一年是四十六岁。
      师父不能永远陪在我们身边,我们不能永远依赖师父,我们不能永远那么幼稚,我们应该自己要有自立,要让师父放心!
      我们怎么样怀念师父?就是把师父的教诲深深地印在自己的脑子里,然后把它落实在行动上。
      虽然是拉马交活佛师父和觉悟师父已经离开我七八年、十来年了,但是我永远不会忘记师父!
      我怀念师父的最好方法,就是我好好学佛,我好好念阿弥陀佛,将来我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去报师恩。我觉得,这是我怀念师父的最好方式方法。我们不能永远像孩子一样。
      小时候妈妈把我们抱在怀里,再大一点点,把我们放在地上,领着我们的手走,不可能永远是这样的。
      我们总有一天要长大的。我们离开了师父这个人,但是他的教诲永远没有离开我们。
      我今天说这句话,意味深长。
      也请同修们认真地考虑一下,就是我们现在,不也面临这种情况吗?
      不管是哪位老师,他总有一天要走的,这是自然法则,是抗拒不了的。大家想一想,老师们回西方极乐世界去了。为什么呢?因为他的功德圆满了!功德圆满了,这个世间没有新的任务了,那老师们就回归常寂光了。这不是一件好事吗?我们应该欢喜。关键的是,我们要尽快地长大,要尽快地成长,尽快地成熟起来!
      今天的时间到了。感恩大家!阿弥陀佛!



      (正體字)
      《無量壽經》專題講座 第25集
      六 依止明師 直趨覺路 01
      劉老師 講於2019年3月6日

      尊敬的各位同修:大家好!阿彌陀佛!

      這節課我要和大家交流的題目是:「依止明師,直趨覺路」,這是第六個專題。
      下面,我們把這個題目簡單地解釋一下。依是依賴、依靠的意思,止是遇到有力、有德者永不捨離的意思,明師是明白的老師,直是不拐彎的意思,趨是向著某一個方向發展,也有快步行走的意思,覺路就是覺悟之路。「依止明師,直趨覺路」就是依靠明白的老師,引導自己直接走向覺悟之路。印光大師教誨我們,「人生世間,第一要親近良師善友。有良師善友,便可歸於正道。」

      依止明師,首先要認識什麼樣的師是明師。
      如果連什麼樣的老師是明師都認識不清楚,怎麼能談得上依止明師呢?如果依止錯了,那麻煩可就大了。如果你不辨真偽,一不小心依止了一位邪師,那你的法身慧命可就斷送掉了。
      舉這樣一個例子。從前有一個人他想學道,到處去想拜老師。有一天,他真的遇到了一個所謂的老師。這個老師告訴他,自己的道行很深,可以把這個道傳授給他。這個急於想拜師的人聽了就相信了,就問老師,你什麼時候給我傳道。老師說,在我給你傳道之前,你必須做一件事情。這件事情做好了,我就把這個道傳授給你。這個人說,好,老師你說吧,需要我做一件什麼樣的事情。這個老師告訴他,你必須先殺一百個人,你把這一百個人殺掉了,我就給你傳道。這個人信以為真,就開始瘋狂地殺人。殺到九十九個,就差一個了,這個時候他想到了自己的母親。他想,把母親殺掉,這不就夠一百個這個數了嗎?可是這個時候,他遇到了一個真人,真正明白的人。告訴他,你上當受騙了。說要傳道給你的那個人,他根本沒有什麼道行,他是一位邪師、巫師。這個人聽了以後後悔莫及。如果再晚一點遇到這位真人,他就把自己的母親殺掉了。那個人告訴他,為什麼說你認識的這個老師是邪師?他不會傳給你道的,他的道就是殺人。如果你把第一百個人殺了,那下一個被殺的就是你。所有想向他學道的人,殺了一百個人之後,都被他這位所謂的老師殺死了。大家想想看,多麼厲害,多麼嚴重!遇到了一位邪師,自己造了多大的罪業,差一點連自己的命都沒有了。
      現在龍蛇混雜,很難辨別真偽。而且很多人自以為師,以師自居。過去我們聽說老師,就很不簡單了。現在有些人當老師好像都不解渴了,有的自稱大師,有的被別人稱為大師,還洋洋自得。所以說,現在,你要真正明辨誰是明師,誰是邪師,不要上當受騙。
      我們大家都知道,老師是傳道授業解惑者。你想想,這個老師給你傳的是什麼道?給你授的是什麼業?給你解惑了沒有?是真的解惑了,還是把你弄得更惑了?現在如果要不認識誰是明師,真的容易把自己的法身慧命斷送掉了。不有這樣一句話嘛,叫做「法身父母,慧命導師」嗎?這個導師可太重要了!選擇依止的導師,一定要慎之又慎。不但要聽他是怎麼說的,還要看他是怎麼做的。如果你光聽他說,他說得天花亂墜,你不辨真偽,就容易上當受騙。看他是怎麼做的,這一點很重要。

      那麼,什麼樣的老師是明師呢?
      這個可能是很多同修急於要弄明白的一個問題。可能這樣說,老師,你告訴我們要依止明師,那什麼樣的老師是明師呢?換句話說,就是明師應該具備什麼樣的條件才稱得上是明師?下面幾條是我自己通過實踐總結出來的,供同修們參考。
      第一條,明師非名師。
      第一個明師是明白那個明,後面那個名師是名氣的那個名。明師非名師,明師是明白的老師,不是出名的老師,明師和名氣大小沒有關係,這是一條標準。
      第二條,明師是有修有證,有正知正見的老師。
      這條非常重要。如果你選擇的老師,他是邪知邪見,那真糟糕透了。
      第三條,明師是明瞭宇宙人生真相的老師。
      如果他自己都不明白宇宙人生的真相,他怎麼能把這個真相傳授給你。
      第四,明師的教學,一定是既言教又身教,而身教重於言教。
      既能把佛法說出來,又能把佛法做出來,這是真正的明師。
      第五條,師者,傳道、授業、解惑也,真正的明師是三者兼具。
      第六,真正的明師慧眼識才,絕無嫉賢妒能之心。
      明師希望學生能超過自己,這就是中國人常說的青出於藍而勝於藍。
      第七,明師的教學理念、方法、目標,和現在的教學理念、方法、目標迥然不同。
      明師的教學理念是「一門深入,長時薰修」,教學方法是「讀書千遍,其義自見」,教學的目標是讓學生開智慧、得三昧、大徹大悟、明心見性。現在的教學是求知識,不求開悟,學得愈多愈好,廣學多聞。
      第八,這是最最重要的一條,對我們學佛人來說,這個明師傳的一定是釋迦牟尼佛傳下來的正法,用正法引領眾生脫離六道,超越十法界。
      這一條特別重要。我們一定要看所謂的明師,他傳的是不是釋迦牟尼佛傳的正法。
      同修們聽了以上八個條件,可能會說,哎呀,太難了,上哪兒找這樣的明師啊?你們說得沒錯,這樣的明師的確是難尋難遇,老法師多次感慨地說,現在學生找老師難,老師找學生更難,雙難。是不是這樣?老師找學生不容易,學生找老師也不容易。
      我非常羨慕老法師一生遇到了三位明師,這簡直是不可思議!
      一個人一生能遇到一個明師已經很了不起了,老法師竟然遇到了三位,這是一種什麼樣的因緣?是老法師用他的真誠心、恭敬心感召的,而正是這三位明師成就了一代聖僧!真是功德無量!不管別人對這位愛國愛教的老人怎麼樣毀謗、攻擊、排斥,淨空老法師永遠是我心目中的聖僧!是我人生路上的明師!是我學佛路上的導師!
      看看淨空老法師三位老師對他的教誨和影響,我們不難看到明師對一個人的一生影響有多麼大,甚至可以說能夠改變他的整個人生命運。三位明師改變了老法師的人生命運,老法師又改變了我的人生命運。事實的真相就是這樣的。我們先來看看老法師的人生命運是怎麼樣改變的。

      老法師遇到的第一位明師是方東美先生。方東美先生是著名的哲學家、大學教授。
      老法師是一位窮困潦倒的小職員,他雖然渴望讀書,但是沒有讀書的條件。當他知道方東美先生是自己的安徽老鄉,就抱著一線希望,冒昧地給方東美先生寫了一封信,表達了想去旁聽方東美先生的哲學課的願望。兩個人見面了,見面以後,方東美先生對老法師說,現在的學校,先生不像先生,學生不像學生,你去了會很失望的。老法師聽了先生這句話很是失望,他覺得這是不是方東美先生拒絕自己去旁聽他的哲學課,剛才所說的這兩句話可能是一種拒絕的託詞吧。停了一會兒,方東美先生對老法師說,每個星期你來我家,我給你講兩個小時的哲學課。這太出乎老法師的意料了。就這樣,老法師的哲學課是在方東美先生家裡上的,一張桌子,一位老師,一個學生。我們現在閉上眼睛,那個溫馨的畫面就出現在我們的眼前,太感人了!天底下竟有這麼樣的好老師!老法師太幸運了!第一個遇到的老師,就是這樣的一位明師。
      同修們,你們知不知道方東美先生為什麼讓老法師上他家裡去上哲學課?這是方東美先生慧眼識才,他通過什麼看到了老法師的才華呢?是老法師給他寫的那封信。方東美先生以為這封信是別人代寫的,當他得知這封信是老法師自己寫的時,他說,現在台灣大學的學生也寫不出來這樣的信。他識才、惜才、愛才,一個好老師遇到了一個好學生,他是絕不會輕易放棄的。就因為這封信,他收了老法師這個特殊的學生。
      老法師多次給我們講過,他是怎樣接觸佛法的。哲學課的最後一章是佛經哲學,老法師很訝異,他想,佛教是迷信,怎麼成了哲學呢?方東美先生告訴他,你現在還年輕,你不懂。然後告訴他三句話:釋迦牟尼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哲學家;佛經哲學是世界哲學的最高峰;學佛是人生的最高享受。正是方東美先生這三句話,把老法師引進了佛門,這就是老法師改變命運的開始吧。

      老法師遇到的第二位明師是章嘉大師。這是一位密宗高僧。
      老法師的緣分真好,每個星期到章嘉大師那裡,大師利用一二個小時的時間,給老法師講佛法,所以老法師的佛教基礎是在章嘉大師那裡打下的。尤其值得一提的是,老法師第一次和章嘉大師見面,向大師請教,如何能更快地契入佛法?在靜坐了半個小時以後,大師說了六個字,「看得破,放得下」,並告訴老法師把這六個字做六年。就是這六個字,奠定了老法師堅實的學佛基礎,使老法師受用終身。
      可能有同修會問,大師為什麼要等半個小時以後再說這六個字呢?我每次聽老法師講這一段事情時,都會由衷地佩服章嘉大師。這是他老人家獨特的、行之有效的教學方法,這個教學方法實在是高,實在是妙!顯示出大師超群的智慧。為什麼這樣說呢?大家想一想,按照一般的情況,都是有問必答,不必等半個小時吧,章嘉大師為什麼不馬上回答呢?因為他知道年輕人心浮氣躁,你立即回答,他聽了以後是過耳不留,不會有很深的印象。靜坐半個小時,心沉下來了,定下來了,這時你說出來的話,在他的心裡是會打下了深深的烙印,永遠不會忘掉。這是章嘉大師教學的獨到之處,高妙之處。什麼是明師,這是真正的明師。

      老法師遇到的第三位明師是李炳南老師。
      老法師拜李炳南老師為師,跟李老師學習經教,李老師提出了三個條件,如果接受這三個條件就收下這個學生,如果不接受這三個條件就另請高明。我們大家聽一聽,這三個條件都是什麼內容?
      第一個條件,從今天起,你從前所學的東西我不承認,一切從頭開始。
      第二個條件,不管什麼樣的高僧大德講經說法,不許去聽,只可以聽我一個人的。
      第三個條件,不管世間書還是佛書,包括佛經在內,不經老師允許不許看。
      這三個條件就我們今天來看,是不是也太苛刻了,這個老師也太霸氣了。大家都知道老法師的前兩位老師,可都是鼎鼎大名的名人啊,一位是知名教授,一位是知名高僧。老法師在方東美先生那裡和章嘉大師那裡一共學習了五年,這個李炳南老師是知道的。在這種情況下,提出了這樣苛刻的三個條件,一般人是難以接受的。老法師面臨兩種選擇,一是接受三個條件,留下來學習;二是走人。老法師選擇了前者,拜李老師為師學習經教,從頭學起,就是「一門深入,長時薰修」。李老師教你,你只能學一部經,一部經沒學會不可以學第二部經,那時老法師是這樣學習經教的。那個時候老法師還沒有出家,以居士身分跟李老師學教,十五個月學了十三部經。十五個月以後老法師出家,出家以後再回到台中,繼續跟李老師學教。
      老法師在台中總共住了十年,完全接受李老師的教導,循序漸進,經典由淺入深。現在講起這段學經教的事情,老法師還流露出一些小小的遺憾。他說,那時老師對我沒有嚴格教誨,如果是嚴格教導我,我的成績不止是今天的樣子。老師對我還很客氣、很寬鬆,所以我學了很多經,廣學多聞,而沒有一門專攻。如果是一部經一門深入,用五年到十年的工夫,那個是根深蒂固,那就很有開悟的可能。老人家到這個年齡了,還這麼謙虛,我們是不是應該向老人家學習。
      老法師慈悲地勸導我們,不要走他走過的彎路,希望真正有人學一部經,一生專攻專學一部經,將來成就一定不可思議!為什麼?你是這部經的專家學者。如果你學的《無量壽經》,十年之後你是活的無量壽佛,無量壽佛來講《無量壽經》,這還了得!
      這些年,多次見到師父,我覺得這是老法師對我們的期望,我們聽沒聽懂?師父對我們的期望是什麼?老法師說他八十五歲才真正放下,「法尚應捨,何況非法」,法與非法統統放下,就這一門了,每天讀的是這一部《無量壽經》,跟大家分享的也是這一部《無量壽經》,其他的都不看了,一個方向,一個目標,求生極樂世界,親近阿彌陀佛。老人家現在是以身作則,在給我們做榜樣。我們看明白了嗎?
      記得當時我第一次去香港,二O一O年的四月四日。四月五日是清明節,老法師開講《無量壽經》,放下了《華嚴經》。因為之前的情況我一點都不了解,後來有同修問我,劉老師,老法師為什麼改變了計劃?他本來是在講《華嚴經》,怎麼你來了第二天,師父突然改了計劃呢?我真的不知道。我告訴大家,我說我不知道。後來我問師父,我說,師父啊,您老人家《華嚴經》還沒講完,您怎麼改講《無量壽經》了呢?師父告訴我,「為了減緩這場劫難,《華嚴經》太長了,來不及了,就靠這一部經挽救劫難了。」這是師父當面跟我說的。
      老法師多次說過,他的這一生所遇到的三位老師缺一不可,缺少其中的任何一位,老法師都不會有今天的成就。事實真的是這樣。第一位老師方東美先生,用那三句話把老法師引進了佛門,簡單地說就是領進門;第二位老師章嘉大師,為老法師用六個字打下了學佛的堅實基礎,簡單地說打基礎;第三位老師李炳南老師,用十年的時間教老法師學習經教,培養了一位六十年弘法利生的大法師。三位明師可以說是接力式地造就了當代可遇不可求的一位聖僧!三位明師功德無量!

      下面,我想說說,明師改變了我的人生命運。
      我這一生,應該說是很幸運的,我在佛門遇到了三位好老師,同修們都羨慕我的緣分好、運氣好。

      我的第一位佛門老師是黑龍江省五大連池市鐘靈寺的住持——悟法師。這是一位非常慈悲的老人。
      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是一九九一年,那一年是一個偶然的機會,經我的一位老同事,也是我的一位老大姐介紹,我見到了覺悟法師,是在一位我不認識的同修家裡見的。那是我第一次面對面地見到出家人,我不知道該說什麼,我心裡想,等師父問我什麼我就回答他什麼,可是半個小時過去,法師也沒問我什麼,只是看著我,面露慈祥。當時我覺得很尷尬,師父也不問我什麼,就這麼坐著。真的,我當時覺得很不自在。過了一會兒,真是半小時以後吧,這個法師說,這是他說的第一句話,素雲,走,上你家看看。這是我第一次見法師,也是法師第一次叫我的名字。事後有同修問我,覺悟師父為什麼叫你名字,而不叫你劉居士呢?我說我不知道啊,我以為都是這樣叫呢。他們告訴我,覺悟法師從來沒有叫過任何居士的名字,都是稱某某居士,某某居士,怎麼今天就叫你名字呢?師父是怎麼樣知道你名字的?我說那我也不知道啊。我兩個不知道,一不知道師父為什麼叫我名字,二我不知道師父他怎麼知道我名字的。這個事情不單大家覺得奇怪,連我自己都覺得奇怪,我也解釋不出來。
      覺悟師父是在二O一二年四月十六日(陰曆是三月二十六)圓寂的。二十年的時間,每次和師父見面,師父都是叫我名字,從來沒叫過我劉居士。有的同修都有點嫉妒了,半開玩笑地跟我說,師父怎麼對你那麼好!就連師父的大女兒也對我說,她說,大姐,老爸真的是對你好,常常在我們面前提起你。師父走了,我和師父的孩子們還有聯繫,他們都叫我大姐。
      接著跟大家說說師父那天去我家的事。那天到了我家以後,我請師父看了我的自製佛堂。因為我不知道別人的佛堂是什麼樣,我就用我的書櫃,自己製了一個佛堂,我讓師父給我看看這樣行不行。師父見了以後連說好好好,你家是佛化家庭。那時我根本不知道師父說的佛化家庭是什麼意思,師父說啥,我就聽啥唄。也就是那一天,覺悟師父在我家裡給我做了三皈依。我不知道什麼叫三皈依,真的很遺憾,直到一年以後,我才知道什麼叫三皈依,因為師父把那個皈依證給我了,那上面有三皈依的內容。皈依的當天,我不知道三皈依是什麼內容,師父念了,我也聽不清楚,因為我不熟悉。真正明瞭三皈依是我看了老法師的《三皈傳授》那片光碟以後,我才知道什麼叫真正的三皈依。比如,在沒有看這個光碟之前,我一直是這樣認為的,我是皈依了覺悟法師,我是皈依了這個人。看了這張光碟以後我才知道,我們不是皈依哪個人,而是皈依佛、法、僧,也叫覺、正、淨。到那個時候,我才明瞭了這個事情是這樣的。
      覺悟法師是修淨土法門的,他教我念阿彌陀佛,念《阿彌陀經》。可惜啊,那個時候我整天忙於工作,師父教我做的我沒有做,我既沒有念阿彌陀佛,我也沒有讀《阿彌陀經》。現在我真的想說一句,師父,真的對不起您老人家,現在我一定好好念佛,去西方極樂世界報師恩。
      今年的四月三十日(陰曆三月二十六),是我的覺悟師父往生極樂世界七週年。感恩師父對我的教誨,是他老人家指引我走上了正確的學佛之路。這是我佛門的第一位師父。

      我佛門的第二位老師是十五世香根拉馬交活佛。他是密宗的金剛上師,是四川色達某寺院的住持。
      一九九二年,拉馬交活佛師父來到哈爾濱,住在道里區森林街二十二號一位居士家裡。這位居士是拉馬交活佛的弟子,也是我的大師兄。我這位大師兄,他是在哈爾濱日報社工作,當時我們不認識,我去見活佛師父,是我的好朋友把我強拉硬拽去的。為什麼呢?因為那個時候,我正在寫一份大材料,準備往上報的,時間特別緊。我好朋友跟我說,來了一位活佛師父,你得去見見。我說這次我就不見了,我沒有時間,請不下來假。我這位好朋友是不依不饒,說你必須得去。我說我沒有時間怎麼去?她給我指了一個路,她說你今天中午別吃飯,你利用中午吃飯的時間,去見這位活佛師父。結果她到省政府去等著我,把我拉去了。怎麼請假也請不下來,所以我真的是中午吃飯時間去的。
      我在我的大師兄家裡見到了這位活佛師父。這位活佛師父,如果我沒記錯,我第一次見他,那年他好像是四十二三歲,是一個比較年輕的活佛法師。活佛師父漢語說得不流利,他那天是用半生不熟的漢話,偶爾還夾雜著一二句藏語給我們開示的。我記得當時在場的有十幾個人。不知為什麼,那天活佛師父說的話,我聽起來我都覺得師父是對我一個人說的。當然這是不可能的,因為在場的不是我一個人,十好幾個人呢。師父一定是對十多個人說的,這是沒有疑問的。但是我不知道我的感覺為什麼是這樣,我就感覺,那天活佛師父說的所有話,都是對我一個人說的,非常有針對性。師父手裡拿著一個東西,就像那個甩子一樣,我不知道那個叫什麼,後來聽說叫拂塵,我也不知道這個說得是不是準確,像五顏六色的花布條。他時不時地拿著這個花布條那個東西,這個甩子,往我們每個人頭上甩兩下。我的好朋友說,師父甩我的次數比他們多。我說,可能是我離師父比較近吧,近水樓台先得月嘛。因為當時師父是坐在床上,我們是跪在地上,那總有離師父近一點的,離遠一點的,因為十幾個人嘛。活佛師父給在場的每一個人都起了一個法名。我的法名叫達熱拉姆,我好朋友的法名叫彭措拉姆。記得我的好朋友跟我的大師兄和法師說,她喜歡我的法名,不喜歡她那個法名,想和我換換。我當時沒啥想法,換換就換換唄。活佛師父說,不可以的。師父就用這種口氣說出來,不可以的。那師父說不可以,那可不是我不給你換。我問師父,我這個法名是什麼意思,師父告訴我,那是觀音菩薩的心咒。到現在我也不知道,這個是當時拉馬交活佛師父告訴我的,說我這個法名是觀音菩薩的心咒。
      三年以後,活佛師父又來哈爾濱,這是師父第二次來,也是最後一次來哈爾濱。這次來哈爾濱,活佛師父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,就是囑咐我們要讀《無量壽經》會集本。當場在的所有弟子都百思不得其解,一個密宗的金剛上師,不教弟子持咒,而教弟子讀《無量壽經》,而且是《無量壽經》會集本,為什麼?記得大師兄問師父,師父回答了一句話,《無量壽經》好。就這麼一句話。師兄這樣跟師父說的,師父啊,你光這麼說不行,你得給我們留個字據,證明是師父讓我們讀《無量壽經》會集本的。說了這話以後,我記得我的大師兄就拿出了一本《無量壽經》會集本,送到了拉馬交活佛師父的手裡。師父翻開第一頁封面,就在那扉頁上寫下了讀《無量壽經》,然後簽上他的名字香根拉馬交。當時我們十幾個人在場,都看到了這個場面。
      事情過後,我跟我的大師兄說,我說師兄啊,你也太沒有禮貌了,你怎麼逼著師父給寫字據呢?你願意讀你就讀,你不願意讀你就不讀唄。師父讓你讀,你用這種行動來抗拒師父啊?我大師兄說,我不是抗拒師父,我是要留個證據。以後如果有人問,說你們修密宗的,為什麼要讀《無量壽經》會集本呢?那可是淨土宗的經典哪。他說,我有話說,是我們的師父拉馬交活佛讓我們讀的。他留字據就是為了做這個用。
      活佛師父每次去哈爾濱,每次都放生。放生的時候非常隆重,供上佛像。我記著那個佛像是彩色的,叫蓮花生大士。那時候我不認識,我不知道蓮花生大士是誰,我知道那是密宗供奉的。去年寫《無量壽經》講稿,我知道了,蓮花生大士就是阿彌陀佛,這回我才對上號了。放生時供上佛像,擺上供品,然後還舉行一個簡短的放生儀式,然後再放。剛才我說擺的佛像是蓮花生大士,現在我恍然大悟,怪不得拉馬交活佛師父讓弟子讀《無量壽經》,因為蓮花生大士就是阿彌陀佛,他是一不是二,我現在才知道。拉馬交活佛不愧是佛門的高僧大德。
      說說那一次放生,發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。我們放生當中,其中有十幾隻烏龜準備把牠們放到松花江裡去,我們大家一起念佛,把牠們放到江水裡,看著牠們游遠了。那些個烏龜就好像有人指揮似的,牠們都把那個小腦袋伸出水面立著,向岸邊的方向看。其中有一隻烏龜游了一段以後,牠又游回來了,趴到我的腳背上不走。同修們看了以後都覺得挺奇怪,然後拿起來又再一次把牠放到水裡,給牠念經、念佛,讓牠往前走,牠又一次游上岸來,又一次趴在我的腳背上。同修們說,這隻烏龜和你有緣,你拿回家養著吧。我想,既然同修們說了,讓我拿回家養著,牠又不走,那我就拿回去吧。我就把這隻烏龜拿回家,放在我家的佛堂的寫字桌上。有時候,牠會伸出小腦袋東張西望,左看看,右看看,一旦發現有人走近牠,牠就把腦袋縮進去了,挺好玩兒的。可惜的是,幾天以後,烏龜死了。我非常難過,本來我想把牠拿回來養活牠,結果沒幾天牠死了。怎麼辦呢?那時候我還不知道什麼往生這個詞兒,我和老伴子商量,既然這隻烏龜能來到咱們家,說明和咱們家有緣,一定要好好善待牠。我找了一塊黃色的綢子布,把這隻烏龜包了起來,去找一個埋葬的地方。我和我老伴子相中了一個位置,那是一個高爾夫球場,都是草坪,而且周邊是松樹。我和老伴兒說這個地方挺好,於是我們找了一個是三棵松樹的中間。也巧,那三棵松樹成一個正三角形,在那中間挖個坑,把烏龜放進去,正正好好,好像事先給牠預備好的似的。就這樣,我們就把這個小烏龜安頓好了。因為那個時候不知道往生,那我現在想起來,這個小烏龜是不是真的往生了呢?那時候我真的不知道。
      活佛師父第二次來哈爾濱,說的話要比第一次多。現在回憶起來,活佛師父似乎在向我們暗示什麼,交代什麼,可惜的是我們沒有聽懂。過了沒有多久,活佛師父圓寂了,是大師兄告訴我的,師父給每個弟子留下了一份紀念品,是四顆粉紅色的小豆豆和一塊約一寸寬、二寸長的黃布條,是師兄給我送到家裡去的。我問師兄這是什麼意思,這紅豆豆、粉豆豆是什麼?師兄告訴我,粉色的小豆豆是甘露丸。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甘露丸,知道甘露丸這個詞兒。那個黃色的布條,師兄告訴我,師父在圓寂之前,把他自己的僧袍剪成了若干條,分給他的弟子留作紀念。現在,四顆粉紅色的甘露丸,我送給需要的人了,黃布條我現在還珍藏著。
      活佛師父有許多神奇的故事,但他自己從來沒有說過,也不許身邊的人往外說。師父第二次來哈爾濱,他身邊有個年輕的侍者,偷著給我們講了兩個關於活佛師父的故事。第一個故事是,活佛師父在他母親懷孕五個月的時候,就已經被確認為是轉世靈童了,他就是十五世香根拉馬交,還沒有出生就已經接受信眾的供養了。第二個故事是,有一位侍者要跟師父出去辦事,需要過一條河,這條河原來上面是有橋的,後來山洪暴發把這個木頭橋就沖走了。師徒倆來到河邊,看到橋被沖走了,只有湍急的河流,這位侍者對師父說,師父啊,沒有橋怎麼過呀,咱們回去吧。這時師父拉起侍者的手,對他說,你把眼睛閉上,我不讓你睜開你別睜開。侍者按照師父的話做了,只聽師父說,把眼睛睜開吧。當他把眼睛睜開時,他和師父已經站在河的對岸了。現在我說這個,可能有人說,你又在搞神通。我講的是真實的故事,你說神通也好,不神通也好,它是真人真事。

      我下面想說一說,用什麼樣的心態來懷念老師。
      因為我的覺悟師父、我的香根拉馬交活佛師父都已經離我而去了。講到這兩位老師,我想到了一個問題。
      老師不會永遠陪在我們身邊的,總有一天,他要離我們而去的,我們要有這個思想準備。
      你看看,我的拉馬交活佛師父,他圓寂的那一年是四十六歲。
      師父不能永遠陪在我們身邊,我們不能永遠依賴師父,我們不能永遠那麼幼稚,我們應該自己要有自立,要讓師父放心!
      我們怎麼樣懷念師父?就是把師父的教誨深深地印在自己的腦子裡,然後把它落實在行動上。
      雖然是拉馬交活佛師父和覺悟師父已經離開我七八年、十來年了,但是我永遠不會忘記師父!
      我懷念師父的最好方法,就是我好好學佛,我好好念阿彌陀佛,將來我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去報師恩。我覺得,這是我懷念師父的最好方式方法。我們不能永遠像孩子一樣。
      小時候媽媽把我們抱在懷裡,再大一點點,把我們放在地上,領著我們的手走,不可能永遠是這樣的。
      我們總有一天要長大的。我們離開了師父這個人,但是他的教誨永遠沒有離開我們。
      我今天說這句話,意味深長。
      也請同修們認真地考慮一下,就是我們現在,不也面臨這種情況嗎?
      不管是哪位老師,他總有一天要走的,這是自然法則,是抗拒不了的。大家想一想,老師們回西方極樂世界去了,為什麼呢?因為他的功德圓滿了!功德圓滿了,這個世間沒有新的任務了,那老師們就回歸常寂光了。這不是一件好事嗎?我們應該歡喜。關鍵的是,我們要盡快地長大,要盡快地成長,盡快地成熟起來!
      今天的時間到了。感恩大家!阿彌陀佛!






      《无量寿经》专题讲座第25集(文字+视频)

      微信公众号同步站:
      狮子吼微信平台公众号
      暂时没有文字内容